北京PK10五星一胆计划歡迎您的到來!

大家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樓主: 沉醉夕陽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武俠玄幻] 《極品家丁》全書在線閱讀(全本共691章)

[復制鏈接]

381

主題

1萬

帖子

5萬

金幣

大家網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積分
33598
41
 樓主| 發表于 2010-3-29 15:15 | 只看該作者
正文 第四十章 打進蕭宅(1)
    對面走來一個家伙,和林晚榮一樣,一身嶄新的青布小衫,左胸口袖著一個“蕭”字,咦,這家伙莫非是蕭家大院里的院友?

    “兄臺——”兩個人一起迎了上去,同時大聲叫了起來。

    那家伙臉上流露出一臉的驚喜之色,抱拳道:“兄臺,是否也是蕭家今年新晉家?”

    “正是,正是!绷滞順s臉上堆笑,裝作熱情的說道。

    “我也是唉,如此看來,咱們也可以算的上是同榜進士了,失敬,失敬!边@家伙就是一個真的書呆子,說了幾句話,不斷的掉文。這位應該就屬于昨天那三個老頭所說的極為老實、可以去守倉庫的那種人了。

    同榜“進”士,這可是一點不假啊,林晚榮從來都有著結黨營私的強烈愿望,眼見在路上也能碰到同黨,心里自然也有幾分高興,急忙也是抱拳道:“好說,好說,但不知這位兄臺尊姓大名啊!

    老實的家伙謙虛道:“不敢,不敢,在下賤姓小名,進門之前姓喬,單名一個峰字。入門之后,蒙夫人賜姓蕭,所以在下現在叫做蕭峰!

    日,林晚榮差點一頭載倒在地,喬峰?蕭峰?這般的猥瑣勁也敢叫這等豪杰之名,南院大王蕭峰大人若是知曉此事,恐怕早就已頭撞地了。

    “原來是蕭峰兄,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啊!边M了蕭家大門之后,大家就都姓蕭了,喊蕭兄實在無法分辨,所以就稱呼蕭峰兄了。

    “但不知兄臺高姓大名?”蕭峰興沖沖的問道。

    “我叫林三!绷滞順s笑著說道,從此之后,林三便是他的一個代號了。

    “咦,林兄你莫非不知道,進了蕭家之后,咱們都被賜姓蕭,你應該叫蕭三才是!睍糇邮挿逡槐菊浀恼f道。

    見這書呆子確實有著幾分可愛,林晚榮便講了自己的合同制員工身份,書呆子蕭峰一拍大腿道:“哎呀,林兄,你糊涂啊!

    “我哪里糊涂了?”林晚榮奇怪的道。

    “你可知道,這蕭家家丁身份,有多少人搶都搶不到?一旦進了蕭家,就相當于捧上了一個金飯碗,終身不用發愁了,你怎么能把這么好的機會放棄了呢。不行,不行,我去幫你向管家大人求求情,讓他跟夫人小姐們說說情,把你改成終身制!

    這蕭峰雖然是一個書呆子,倒也有幾分義氣,不錯,以后在蕭家大院,我罩著他了。林晚榮笑著拍拍他的肩膀道:“蕭峰兄,無妨,無妨,我這般做,只求個快活無事,自由自在,其他的都不是我想要的,這可比你們靈活的多了。這樣吧,以后你在蕭家大院中,有什么事就來找我吧!

    蕭峰見林晚榮如此灑脫,只得惋惜的嘆了口氣,也不再勸他了。

    兩個人說說笑笑,直往蕭家行去。路上林晚榮才知道,這蕭峰是金陵城東的一個貧窮子弟,他父親卻是一個十榜不中的落第秀才,所以教出來的兒子,也是這般的迂腐不堪。

    不過,這蕭峰心眼好,為人實在,不會打小報告,這點倒也頗為符合林晚榮胃口。

    林晚榮二人來到蕭家門口,只見門口站著兩個滿臉橫肉的家丁,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

    林晚榮經驗豐富,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這是老家丁在給新家丁們下馬威,就像新生報道,老生總要耍耍威風立立威一樣。

    林晚榮自然也不是什么好鳥,做新生的時候還沒見任何老生在他身上占過便宜呢。他拉著蕭峰,往那正門而去。

    蕭峰急忙拉住他的手道:“林兄,你要到哪里去?”

    林晚榮道:“還能到哪里去,當然是進門了!

    “不是的,林兄,我們是新人,第一天報道,應該從那個門進去!笔挿逯钢赃呉粋極為低矮的門說道。

    林晚榮看了一眼那小門,只有半人來高,比那狗洞好不了多少,在二人之前來的幾個家丁,彎著腰,雙手甚至趴在地上才鉆了進去。

    “狗洞?你的意思是讓我們鉆狗洞進去?”林晚榮睜大了眼睛,心里雷霆大怒。

    蕭峰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林兄,這是哪里話,這門這么大,都可以并排走進兩條狗了,比那狗洞強多了!

    可以并排走進兩條狗的狗洞?蕭峰說者無心,林晚榮聽者有意,他心頭無名火起,正要發作,卻聽蕭峰接著道:“再說了,林兄,你又不是不知道做家丁的規矩。新家丁第一天進門,到哪一家一戶,都是這樣的!

    “規矩,什么規矩?”林晚榮沒好氣的道:“難道鉆狗洞也是規矩?”

    蕭峰訕訕笑了兩下道:“凡是新晉的家丁來報道之時,都要鉆這小門,取意為入此一門,便為下人,永遠都要低人一等。你別看那兩位大哥站那門口威風,他們當年進門時也必定是從這里進去的。不但是蕭家,所有的高門大戶的家丁都是這樣的。不過也只此一次,以后便可以從側門進出了!

    原來這狗洞是專門教訓新晉家丁牢記自己的身份而用,雖說是僅此一次,可是只有這一次,便可以讓一個人一輩子打上恥辱的烙印。

    林晚榮心里火大,老子是來打工的,可不是來鉆狗洞的。他眉毛一挑,拉著蕭峰道:“兄弟,你別走那兒了,跟我一起走正門吧!

    “不行,不行,林兄,我和你不一樣,你可以來去自由,無牽無掛,可是我不能學你那樣灑脫,這份工對我很重要,我家里高堂都要靠我掙錢養活的,再說天下的豪門大戶都是如此,到哪里都逃脫不了這個命運。林兄,我,我這就進去了!

    他說完話,便擺開林晚榮的手,跑到那矮洞之前,緩緩鉆了進去。然后轉過頭看了林晚榮一眼,眼里滿是淚水。

    林晚榮并沒有鄙視蕭峰,他能體諒蕭峰的心情,他們和自己不一樣,因為從小就生長在這個世界,他們熟悉這個世界的規則,認為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所以就多了許多束縛,行事只能按照規矩來。對于蕭峰來說,這樣的生活,也許他會活的很累,但這是他的宿命,誰也無法改變。

    林晚榮理解蕭峰的做法,便對他友好的笑了笑。

    蕭峰見他并沒有看不起自己,急忙不好意思的抹了把眼淚,在門里面叫道:“林兄,你快也進來吧!

    林晚榮搖了搖頭,鉆狗洞?開玩笑!男子漢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腰桿是用來頂天立地的,怎么可以為了三斗米折腰?

    他朝蕭峰做了個安心的眼神,便邁開大步,朝那正門處走了過去。

    http://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81

主題

1萬

帖子

5萬

金幣

大家網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積分
33598
42
 樓主| 發表于 2010-3-29 15:15 | 只看該作者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打進蕭宅(2)
    那兩個肥頭大耳的家丁早就盯住了林晚榮,此時見他過來,立即攔住了他道:“干什么的?你懂不懂點規矩?好生沒教養的小子!

    林晚榮道:“規矩?什么規矩?鄙人是蕭宅新晉的家丁,特地來報道的!

    見這個新來的小子如此的不上道,兩個家丁嘿嘿笑道:“果然是沒有教養的東西,今天就好叫你得知了。入我蕭家的門,就要遵守蕭家的規矩。凡新丁與狗者,請從矮門進府!

    這兩個家伙一臉的幸災樂禍,他們當初進府時,也是受過那種心理摧殘的,自此之后在人前便都低人一等,如今看見別人步了自己的后塵,心理上難免有點變態的快感。

    林晚榮冷笑道:“是門都要有人踩的,今天我就要從這正門進去,你們兩個給我滾開!

    “你,你,你好大的膽子,一個下等家丁,竟敢如此和我們說話,我,我有你好瞧的——”這兩個家伙氣急敗壞的道。

    “我是下等家丁,那你們兩個又是什么東西?”

    “你看好了,老子擁有中級職稱!蹦莾蓚家伙扯了扯胸前的徽標,那上面果然寫著兩個字——中級。林晚榮這才注意到自己胸前也有個徽標,上面也寫著兩個字——下等。

    林晚榮哭笑不得,靠,這什么玩意兒,做個家丁還要弄個什么職稱,難道還有職稱晉升考試?那魏老頭是蕭家的高級家丁,顧名思義,那就是高級職稱了。像林晚榮這樣剛剛進府的新人,自然是下等家丁了。

    林晚榮心里不爽,嘿嘿笑道:“我不管你們什么職稱,我只知道,我和他們不一樣,我是合同制員工!

    “合同制員工?”這兩個家伙一愣,顯然不明白合同制員工是個什么玩意兒。

    林晚榮懶得浪費口水對他們解釋,當下也不理他,雙手推開二人,大步向門里走去。

    兩個家伙愣了一下,顯然是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囂張的下等家丁,敢應闖蕭府。

    這還了得?兩個人一起發力,向林晚榮胳膊拉去,大聲道:“站住,你不能進去,低等下人與狗,不得——”

    “下你媽個頭——”林晚榮揚起老拳,一拳砸在那家伙鼻子上,同時飛快的抬起一腳踹在另一個家伙小腹上。打架,他是從來不會吃虧的。

    他這一溜動作極快,兩個家伙顯然沒想到在自己的地盤上也有人敢對自己動拳,兩個人在臺階上連打了幾個滾,哎喲哎喲的亂叫個不停。

    林晚榮狠狠的一口痰吐在地上,然后緩緩推開那兩扇朱漆大門。

    蕭家,老子打進宅了,林晚榮心里暢快無比,緩緩邁了進去。

    “打人了,低等家丁打人了,低等家丁打人了!

    林晚榮剛踏進一只腳,剛才還趟在地下裝死的兩個家伙,卻風一般的飄過了他身旁,同時扯著嗓子大聲喊道:“低等家丁打人了,低等家丁毆打中級家丁了,低等家丁毆打中級家丁了!

    呵呵,見這兩個家丁蛇行鼠竄的身形,林晚榮覺得一陣好笑,這兩個家伙也太不堪了吧。

    他本來就不是什么善茬,反正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也沒什么好擔心的,對這兩個家伙的大聲吆喝渾不在意,直接從這大門進去,緩緩漫步而行,好好欣賞這豪門大宅的美景。

    這蕭家豪門大戶果然名不虛傳,這院子占地極大,一眼望去竟然看不到邊際。亭宇樓閣,樓臺小謝,小橋流水,放眼望去,滿院的花草芬芳,樹綠水清,端的是個風景優美的好去處。為數眾多的下人丫鬟不斷的穿梭其間,間雜著幾聲絲竹之樂,稱得上是繁華似錦。

    奢侈啊,腐敗啊,林晚榮心里哀嘆,看了這蕭家的模樣,終于知道什么叫做有錢人的生活了,自己在原來的世界里收入也不算低了,也見識過許多有錢人的奢華,可是那些所謂的別墅洋樓游泳池,與眼前的情景比起來,依然是不可同日而語。

    邊看邊走,不斷的有來往的家丁和丫鬟打量著他?匆娨粋低等下人像一個呆頭鵝的東張西望,下人丫鬟們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

    下人:切,職稱沒我高,還敢不斷的打量丫鬟小姐們的胸,真他媽一個土包子進城,菩薩保佑你碰到二小姐,讓她好好收拾你。

    丫鬟:咦,這是今年晉的新丁么,身材好好哦,皮膚好健康哦,長得好有陽光氣息哦。嗯,又是新人,那些小浪蹄子們應該還沒有看到,有機會釣到手。

    成了男丁們眼中的釘子,丫鬟們眼中的凱子,林晚榮還不自知,他邊走邊看,對這園中的景色十分滿意,雖然是來做家丁的,可是只有有了一個好的工作環境,才能讓他更專心于工作。

    “就是那小子,就是那小子——”剛才被林晚榮揍的不成樣子的兩個中級家丁,擁著一群人走了過來。

    走在最最前面的是一個胖胖的家伙,白凈的臉皮,一雙金魚眼,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王管家,就是他,就是這小子打我們!眱蓚中級家丁一副小人嘴臉的告密道。

    聽那兩個家伙的稱呼,林晚榮便知道,眼前這人應該就是這蕭府當中數百號家丁的掌門了,昨天看到的那個龐副管家應該就是他的副手,不過龐副管家不在人群中,看來今天魏老頭的面子可能會不太管用。

    “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毆打中級家丁!蓖豕芗依浜吡艘宦曊f道:“說,你是受了誰的指派來毆打我蕭家員工的?”

    林晚榮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這王管家分明是在借題發揮,將一盆子污水潑到他的政敵頭上。不管是真是假,他先給別人一個印象,林晚榮是受人指派而來,而受誰的指派,則任人想象了,很容易的就把污水潑到了別人身上,端的是把又快又狠的軟刀子。這王管家能坐上管家的位子,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別的家丁顯然沒有林晚榮這么機靈,一聽王管家的話,頓時群情激憤起來。

    “快說,你是誰派來的!

    “媽的,一定是城東老汪家,他們一向喜歡和我們對著干!

    “也不一定是老汪家哦,咱們這院子里的下人們,也有很多嫉妒王管家的英名領導的!币粋家伙恬不知恥的說道。

    林晚榮看了說話的家伙一眼,他心里清楚,這小子這肯定就是一托。

    果然,王管家含笑看了那家伙一眼,臉上閃過一絲贊許。

    “誰,誰敢破壞我們蕭家家丁的安定團結的大好局面,我上去砍了他!奔叶兤咦彀松,猛拍著王管家的馬屁。

    王管家面有得意之色,看著林晚榮微笑,這小子來得可真是時候啊。

    林晚榮有趣的看著這些家伙,有了這么幫子家伙,自己的家丁生活,應該不會太寂寞吧。

    **************************************************************************

    強烈推薦《一任群芳妒》作者冷月的新作——《冰人》。

    另:今晚要出去陪別人腐敗,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來,如果晚9點還沒更新的話,兄弟們就別等了,明天繼續更新.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81

主題

1萬

帖子

5萬

金幣

大家網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積分
33598
43
 樓主| 發表于 2010-3-29 15:15 | 只看該作者
正文 第四十二章 夫人的親切看望(1)
    “各位大哥,各位大哥,我們可是挨了這小子的揍啊,那個,麻煩大家集中一下精神,為兄弟我出口氣啊!蹦莾蓚剛才挨打的家丁見大家七嘴八舌,一會兒要打到汪家去,另一會兒又要徹查是誰在破壞安定團結的大好局面,反倒是把眼前的這個正主忘記了,便急忙開口提醒道。

    “哦,對,對,你一個下等家丁,第一天報道,不僅不走矮門,從正門闖了進來,還毆打中級家丁,真是大膽啊!蓖豕芗液倩⑼牡。

    “對,揍他,揍他!币淮笕褐屑壖叶∫黄鹌酆宓。

    來來往往的家丁和丫鬟們也都停下了腳步,看著眼前的這場熱鬧?粗@個新晉的家丁被王管家帶著人圍在中間,丫鬟們不禁為這個新丁擔心起來,他怎么就招惹了王管家呢?這下肯定慘了。

    林晚榮看著這些吵吵嚷嚷的家伙,無奈的搖頭,一盤散沙,成不了氣候。

    “你還有什么好說的?”王管家得意的道:“這些弟兄們的眼睛可是雪亮的。當然,只要你交代誰在背后指使你,我也可以對你進行從寬處理,保證不為難你!

    林晚榮早想好了托詞,笑著說道:“那就多謝王管家的寬厚了!

    他神秘一笑,低聲道:“其實,背后指使我來的是福伯!

    “福伯?”幾個家伙大吃一驚,福伯在這蕭家可是幾個有數的老資格之一,連夫人和大小姐都對他極為尊重,更別提王管家幾人了。

    林晚榮正是吃準了那三個老家伙的超然地位,才敢如此肆無忌憚。反正有那幾個老家伙撐著,在這個蕭府里,還真沒有值得他害怕的人。

    “你說是福伯派你來的,那你叫什么名字?”這王管家能坐到管家這個位置,也還是有些心思的,知道如果真的是福伯派來的,憑自己恐怕還辦不了這小子。

    “我叫林三!绷滞順s眼里閃過一絲惡虐的笑意。

    “你就是林三?那個合同制員工林三?”王管家驚奇的道。

    昨天林晚榮簽了那個合同制契約之后,這個消息立即傳遍了蕭府上下。蕭府的家丁們頓時將這家伙當成了一個大大的傻子。在蕭府做一輩子家丁,有吃有穿,待遇又好,到哪里去找這么好的差事?這家伙腦子肯定是有毛病,弄出個什么合同制員工來,到一年之后蕭家把他踢開,到時候看他怎么哭?所有的家丁們都有點幸災樂禍的意思。

    當然,王管家知道的內幕可不止這么一點。這個林三是昨天蕭家的三個老資格親自挑中,而且交口稱贊的。據說這小子昨天面試的時候,遲到了半個時辰之多,而龐副管家早就得到了上面的囑托,叫他留意一個叫林三的家伙,所以昨天龐副管家收了林晚榮的銀子,卻在得知他就是林三之后,又不得不將銀子退了回來。

    “是我,我就是林三!绷滞順s笑著說道,見身旁圍觀的家丁們面色各異,有譏笑的,有羨慕的,還有幾個丫鬟紅著臉看著他面泛桃花。

    “這個,這個,林三,雖然你和福伯有交情,但是你就這樣毆打中級家丁,好像也有點說不過去吧?”王管家訕訕笑道。得知他有三位老資格罩著,王管家語氣已經軟了許多,說這句話,無非是為了撐撐面子,意思一下。

    “我沒有毆打啊!绷滞順s一副無辜的樣子:“我只不過進門的時候,這兩位老兄一時失察,從臺階上滾下去了而已。這兩位老兄,你們說是不是啊!

    從一聽到福伯的名字,兩位挨打的老兄便知道碰到硬骨頭了。福伯在這蕭家,可是誰也不敢輕易招惹的人物,連王管家和龐副管家這樣囂張的人物,看見他們也要繞道走,這個林三有福伯罩著,自己兩人這頓打算是白挨了。

    最可恨的是這小子還一副無辜的樣子假惺惺的問道“兩位老兄,是也不是”,這兩個家伙心里早就把林晚榮罵得死去活來,臉上卻要陪出一副小臉道:“原來是這樣啊,看來是一場誤會,一場誤會!

    “原來是誤會,那便好,那便好!蓖豕芗夷艘幌骂~頭的汗珠,總算找到個臺階下了,然后對旁邊圍觀的丫頭和家丁們一翻白眼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不用干活么,小心我向夫人稟報,扣你們的工錢!

    丫鬟和家丁們頓作鳥獸散,有幾個丫鬟還大膽的盯著林晚榮看了幾眼,顯然是對這個合同制的家丁有幾分好奇。

    經此一事,林晚榮雖然是剛到蕭家,而且還是個下等家丁,但在蕭家的家丁圈里,也算得是個人物了。

    這個王管家雖然也有點被拂了面子,但他也是個機靈人,便將林晚榮安排到了福伯手下。昨天與三個老頭的懇談中,三個老頭都向林晚榮發出了熱烈的邀請,什么大廚工匠園丁,這三個職位林晚榮完全沒有一點興趣,他在這里就是想混混時間,然后一年之后,拍拍屁股走人。

    所以在這三個部門里,他選來選去,最后才挑中了福伯,在他手下澆澆花灑灑水,倒也是很愜意的一件事情。種花的事,林晚榮一竅不通,采花倒是他所長。

    王管家安排好林晚榮的差事,才帶著眾人離去。

    林晚榮好不容易脫離了眾人圍觀,剛剛走出幾步就被人拉住了,回頭一看,卻是剛才鉆了狗洞的書呆子蕭峰。

    蕭峰關心的說道:“林兄,我剛才看到你被王管家抓住了,你沒事吧!

    “沒事,能有什么事!绷滞順s大大咧咧的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蕭峰兄,以后在這蕭家大宅里,遇到別人欺負你,就說是我林三的兄弟,我看誰還敢動你!

    剛才林晚榮大搖大擺的從正門進來不說,聽說還拿老拳揍了兩個中級家丁,卻一點事情都沒有,書呆子蕭峰對他確實是敬佩萬分,有他關照著,應該也很吃的開吧。

    蕭峰由于念過幾年書,說話又喜歡掉文,被安排的差事是給幾個師爺打下手,鍛煉個幾年,說不定也能弄個師爺混混,到時候也算得上是這蕭家的一個白領了,也能小小的風光一把了。林晚榮拍著他的肩膀笑道:“有錢途,有錢途,好好干吧!

    蕭峰靦腆一笑道:“以后還請林兄多多指教了!

    別了蕭峰,林晚榮直接往福伯所在的園丁部尋去。這蕭家的院子雖大,福伯卻是住在一個極為偏僻的角落里。林晚榮問了五個家丁四個丫鬟才找到這個地方。

    這是個清靜的小院,靠近后山了,園子里種滿了花花草草。傾國傾城的牡丹,艷麗芬芳的芍藥,暗香浮動的秋菊,君子之風的蘭花,端地是百花競艷,美不勝收,林晚榮心中大樂,真是一個采花的好去處啊。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81

主題

1萬

帖子

5萬

金幣

大家網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積分
33598
44
 樓主| 發表于 2010-3-29 15:15 | 只看該作者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夫人的親切看望(2)
    穿過這花香粉陣,就是一個幽靜的小院了,一個圓形的拱門,將院落與花園分隔開來。走進拱門,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兩間通在一起的小屋,青磚紅瓦,屋內只有一床一桌四椅,設備雖然極為簡陋,但是比起在外面住的茅草屋,已然強上許多了。

    林晚榮滿意的點點頭,能有這么一個安樂窩,看起來也不錯。他四周找了一圈,想尋著福伯,卻沒看見他的人影。

    這老頭,上班就偷懶?林晚榮無奈的想著,四周掃了一眼,大聲叫道:“福伯,福伯,你在哪——”

    一個聲音從花叢里傳來道:“我在這里,林三!

    順著聲音望去,福伯正蹲坐在花叢里給一株牡丹培土,枝椏掩蓋了他的身影,難怪林晚榮尋不到他了。

    林晚榮訕訕一笑,走了過去道:“福伯,我來找你報道了!

    福伯點點頭道:“看到你了。怎么樣,對我這花園有什么觀感?”

    林晚榮深深嗅了一口滿院的花香,樂道:“花香襲人,但愿長在花下眠!

    福伯哈哈笑著道:“等著吧,有你聞的花香,蕭家的花草培植,以后可就要靠你了!

    “等等,等等,”林晚榮嚇了一跳,他只是來混日子的,真要讓他修花弄草,他可不是這塊材料:“福伯,你老人家正值盛年,這修養花園的重擔,當然還得您來挑,我嘛,什么都不懂,要是一不小心做錯了事情,砸了您老的牌子,那我可擔待不起,所以,我還是跟在您身邊,給您打打下手為好!

    福伯看了他一眼道:“算你小子還有點自知之明。你以后跟著我,好好學學,有了這門手藝,保證你這一輩子在蕭家不愁吃不愁穿!

    林晚榮雖然不愿意在這蕭家待一輩子,但他卻是個機靈人,知道自己還要在這里混一年,這福伯可是個保護傘,馬屁還是要拍的。

    見福伯站身起來,林晚榮急忙為他搬來一把凳子,請他老人家安坐,然后又進屋打水給福伯洗手,接著沏了壺熱茶躬送到福伯手上。末了還意猶未盡的找出一把折扇,在福伯旁邊輕輕扇著,極盡殷勤之能事,與剛才進大門時的強悍,完全是兩個人了。

    “這個,林三,現在已經是晚秋了,你這個,這個扇子,是不是太涼了點!备2靡獾奶嵝阉。

    “不妨事,不妨事,福伯老當益壯,陽火旺盛,這小小的幾下,能算得了什么!绷滞順s大言不慚的恭維道。

    福伯當下也不多說,安然自得的享受起他的服侍來。

    和福伯閑聊了幾句,林晚榮才知道了自己所在的園丁部的情況。這府中下人雖多,園丁卻只有他與福伯兩人。原來,福伯養花種草三十余年,一個人習慣了,數次拒絕了夫人小姐的為他增加人手的提議,這次若不是年紀大了,再加上林晚榮有些對自己胃口,他也不會再找一個人來幫忙的。

    苦也,原來是個光桿司令,林晚榮很有幾分沮喪,這個福伯死要面子活受罪,不用說了,以后這滿大院花花草草的活,都要林晚榮干了,怎能不讓他惱火萬分。

    福伯自然不知道林晚榮心里所想,他和林晚榮脾性相投,便在他面前擺起了龍門陣,一個勁的宣揚當年自己多么勇猛,一個人打理這些花花草草,深的老太爺禮部尚書大人的賞識,曾得紋銀賞賜多少多少兩。

    林晚榮對他的光榮歷史毫無興趣,身靠在花叢中,昏昏欲睡,將幾朵牡丹花壓在了身下,卻混不自知。

    好不容易等到福伯收住了口,已是晌午時分,從剛才福伯的談話中,林晚榮得知,福伯他們是不住在這里的。他們這種老資格,蕭夫人專門為他們安排了住處,讓他們安享晚年。

    所以說,這個小院子里,以后,就是林晚榮一個人的地盤了。聽來聽去,也只有這個消息讓林晚榮稍微的鼓舞了一下。

    到了午飯時分,林晚榮拎著一個飯碗,往家丁用膳處行去。

    福伯已經給林晚榮大致講過做家丁的一些規矩,特別是大戶人家的家丁,是很有講究的。主人吃了,家丁才能吃,主人睡了,家丁才敢睡。而這個家丁用膳處,說白了,就是一個簡易食堂,是專門為閑雜的家丁提供膳食的地方。今天用膳處開飯的時間稍微晚了些,林晚榮肚子餓的早就咕咕叫了。

    林晚榮進了用膳處,大概掃了一眼,地方極其簡陋,幾排木桌木椅,幾口大鍋里煮著飯菜,旁邊還立著兩塊大牌子——中級家丁就餐區,下等家丁就餐區。高級家丁是不會在這里用餐的,他們的身份不同,自然不屑于與這些小字輩們一起用膳。

    中級家丁區,稀稀拉拉的坐著十幾個人,很多都以嘲笑的眼光看著這些新晉的家丁們,在這些新人身上,他們能找到一些久違的快感。

    而下等家丁區則是擠的滿滿的,大概有三四十號人。想起有數千人爭相排隊面試家丁,卻只有這么幾十個人錄選,林晚榮很有些替那些落選者不值。炒作,這完全是蕭家的炒作,不用說了,這一定是出自那個精明強干的蕭大小姐手筆了。

    對這個蕭大小姐,林晚榮還是有點興趣的,怎么說也是女強人嘛,泡妞就該泡這種,泡了再甩,多有成就感。再說,利用人家的畫像,發了筆小財,不感謝一下,也不太好意思,林晚榮嘿嘿笑了幾聲,說不出的得意。

    林晚榮將飯碗里裝滿了飯菜,趴在桌子上正準備開動,忽然聽到前面一陣喧嘩聲音傳來:“夫人來了,夫人來了,夫人來看望我們新丁了!

    一個成熟美麗的身影從外面走了進來,神態親切,氣質華貴,正是蕭夫人。

    林晚榮那日只是遠遠的看了她一眼,今日再看,這蕭夫人果然生得極為貌美,眉毛彎彎,睫毛長長,小嘴紅潤,皮膚水嫩光滑,保養的極好,一點也不像四十歲的人,倒像個三十歲的少婦,身材該凸的凸,該翹的翹,有股成熟的婦人風韻,眉頭之間也有股暗暗的幽怨,很有些味道。

    林晚榮暗暗點頭,這蕭夫人端地美貌如花,也難怪這么多人往蕭家里湊呢。

    蕭夫人旁邊跟著王管家和龐副管家,從他們對蕭夫人尊敬的態度來看,蕭夫人在蕭家有著很高的威望。想想當年,蕭夫人以一個寡婦之身,帶著兩個幼女,還要經營蕭家諾大的產業,確實不容易,林晚榮心里對她也很有幾分佩服。有本事的人總是令人敬佩的。

    ****************************************************************

    這幾天月信將至,心情極差,昨天喝多了,被小妞送回家,老婆看見了……

    http://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81

主題

1萬

帖子

5萬

金幣

大家網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積分
33598
45
 樓主| 發表于 2010-3-29 15:15 | 只看該作者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女人與狗(1)
    蕭夫人笑顏如花,親切的看望每一個新晉的家丁,對他們噓寒問暖。蕭夫人果然是在商場打過滾的,雖然只是做做樣子,卻已經產生了良好的效果。有幾個感情豐富的家丁已經熱淚盈眶,直把蕭家夫人當成了再生父母。

    林晚榮肚子早餓了,顧不得等蕭夫人到來,搶了幾口飯菜就往嘴里送去。當蕭夫人來到他面前之時,他才將一口熱菜吞到肚子里,正在大嚼著。

    “夫人,這位就是林三!蓖豕芗蚁蚴挿蛉私榻B道。

    蕭夫人看了林三一眼,相貌不錯,為人隨和,很有親切感,便笑著對林晚榮道:“你就是那個合同制員工林三?”

    林晚榮站起來道:“是的,夫人,我就是林三!彼茏匀坏纳斐鍪秩,要去與蕭夫人握手,在他那個世界里,與人握手,是一個最基本的禮節。

    蕭夫人面色一變,冷聲道:“你干什么?”

    男女授受不親,這是古訓,蕭夫人是一個貞德寡婦,極為自愛,對禮教看的甚嚴,人都說寡婦門前是非多,可蕭夫人守寡多年,卻從來沒有什么流言蜚語傳出,可見其貞烈。因此,她見林晚榮伸出手來,便不由自主的惱怒了起來。

    林晚榮也意識到了自己犯了一個很嚴重的經驗主義錯誤,好在他心眼靈活,一愣間便已有了計較,索性也不收手,大大方方的道:“與夫人握手啊!

    “握手?”蕭夫人皺起了眉頭,沒想到這個家伙竟然直言不諱的說了出來。

    “是啊,在我的家鄉,兩個人第一次見面,握手是最基本的禮節!绷滞順s說的淳樸自然,臉上掛著人畜無害的微笑,再加上他耐看的外表,讓人很容易信賴。

    “大膽!”旁邊的王管家和龐副管家一起怒吼道,這小子是個什么東西,竟敢吃蕭夫人的豆腐。

    “無妨!笔挿蛉宋⑿χ戎棺×藘晌还芗,在蕭大小姐接掌蕭家之前,一直都是蕭夫人打理著蕭家的生意,能將蕭家打理的井井有條,她自然也不是什么簡單人物。確切的來說,她是一個女強人,而且為了保護自己,她熟悉各種各樣的男人,也熟悉各種各樣的目光,她對自己的眼光很有把握,這個下人的眼神很自然,沒有流露出一絲褻瀆的意思,這樣看來,倒真的是自己理解岔了。

    林晚榮本來就只是想和她握個手,眼神自然很正常,至于褻瀆,就算有心,也不會流露出來的。

    林晚榮也在打量著蕭夫人,與遠觀不同,此時近看蕭夫人,依然是極為出色的一個女人,臉上白凈如玉,眼睛美麗動人,眼角沒有一絲皺紋,只是不時緊蹙的眉頭,似乎顯示著她有些隱憂。

    這是一個真正的女強人啊,林晚榮心里感慨道,比起自己做市場經理時見到過的各式各樣的女強人也不遑多讓,而且更美麗。

    “那你的家鄉在哪里呢?”蕭夫人對這個合同制員工也有點興趣,畢竟合同制員工這個東西,她以前從沒有聽說過,不過這個想法倒是很新穎,也有一定的創新。對于能夠提出這種想法的家丁,她也是有幾分好奇的。

    “我的家鄉?很遠,很遠,說了夫人也未必知道!绷滞順s眼中閃過一絲落寞之色,他現在就是一顆無根的萍,漂到哪里是哪里了。

    見他不愿意說,蕭夫人也不強迫他,因為他與蕭家簽訂的是一年的工作合同,所以他雖然是一個家丁,也可能隨時會炒掉蕭家。

    我竟然擔心一個下人會拋棄蕭家?蕭夫人不由得為自己這種無謂的擔心感到好笑,不過只要是人才,蕭家就要留住,這是蕭夫人在商場掙扎多年的總結。

    蕭夫人沖林晚榮友好的笑了笑,便轉身去了,她自然是不會與林晚榮握手的。不管你的家鄉有什么破規矩,但到了這里,就得入鄉隨俗,要是跟你握手傳了出去,貞德寡婦的名聲可就徹底毀了,更何況還是一個低等下人。

    蕭夫人登到臺上,對新晉的家丁們了一番熱情洋溢的演講,無非是歡迎大家的到來,希望大家盡忠職守,熱愛本崗,為蕭家貢獻自己的力量。

    到了后面,林晚榮卻看到了一個依稀熟悉的鏡頭――新丁代表發言?吹竭@個板塊,林晚榮真是哭笑不得,他參加過無數的開學典禮和開幕式,每一次都有這個狗血橋段,沒想到到了這個世界卻也不例外。

    上去代表新晉家丁發言的那個家伙,更是讓林晚榮噴血,那個家伙赫然是書呆子蕭峰。

    蕭峰神情緊張的走上臺去,從衣兜里取出一張事先寫好的紙,雙手緊張的不住顫抖,結結巴巴的念著,好好工作,天天向上,熱愛大華,熱愛蕭家。

    林晚榮的一口飯全部噴了出來,引來了周圍無數虔誠家丁的憤怒而視。

    回到花園自己的小院里,將行李整理了一下,也沒看見福伯,這個時候,他應該在午睡吧,老頭們上了年紀都是這樣的。

    正要在床上躺一下,忽然聽到院里傳來一陣鶯鶯燕燕的聲音。

    “哎呀,這牡丹花真漂亮,很配我哎!

    “我看那株狗尾巴草比較適合你!

    “我打聽清楚了,今天新分配來的那個家丁小帥哥就分配在福伯手下哎!

    “對啊,對啊,我就是來看他的。聽說他個子高高的,眼睛大大的,皮膚健康的,充滿陽剛的——”

    “切,也不看看你們那副模樣,我告訴你吧,這位帥哥很拽的,連王管家的帳都不買的——”

    “王管家的帳他不買,但是本美女給他管家,這個帳他總是要買的吧!

    “切——”

    “不要再說了,咱們先采花,再采帥哥,耶——”

    林晚榮緊緊的捂住了嘴,這他娘的是不是進了盤絲洞,怎么遇到這群女妖精了。

    他走出門去,只見院里十來個丫鬟,青春秀麗,雖然說不上美貌,但勝在青春。她們正在花叢中忙碌著,不停的采摘著花朵。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81

主題

1萬

帖子

5萬

金幣

大家網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積分
33598
46
 樓主| 發表于 2010-3-29 15:15 | 只看該作者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女人與狗(2)
    先采花,再采帥哥,林晚榮快樂的眨眨眼,這些小妞可不是一般的流氓啊,那簡直是流氓中的極品。

    “各位姐姐,在這里做什么呀?”林晚榮站在門口大聲笑道。

    幾個丫鬟抬頭看見了林晚榮,一起驚叫出聲。

    “耶,他就是那個很拽的帥哥耶!币粋丫鬟驚叫出口,旋即丫鬟們便開始唧唧喳喳了起來,眼光卻完全落在了林晚榮身上,把他全身上下都瞅了一個遍。

    一個女人或許還有些害羞沒這個膽子,但十個女人則是膽大包天了,反正大家都不會笑話,那就放心大膽的看唄。

    “你是不是叫林三?”一個小模小樣的丫頭問道,這是個有心人,竟連他的名字都打聽到了。

    “正是在下。不知這位姐姐有什么吩咐!绷滞順s笑著道。不就是十個女人嘛,怕個球,大不了脫光了讓她們采。

    小丫頭臉上紅了一下道:“林三,你今天真的是從正門進來的嗎?”這個問題,現在全大院的丫鬟和家丁們都在討論,幾個小丫頭自然也很好奇,目光便都落在了他身上。

    林晚榮點頭道:“是的!

    另一個丫鬟奇怪的道:“據我所知,每個家丁進門的時候都是從小門進的,難道你不怕王管家他們嗎?”

    林晚榮想了一下,笑道:“每個人都有做人的尊嚴,每個人都應該得到尊重,尊嚴,有時候比生命更重要!

    幾個小丫鬟都有點迷糊,在她們的理解里,做了下人,就連生命都要交給主人了,哪里還談得上什么尊嚴?

    林晚榮也覺得自己的這種思想對她們來說顯得有點超前,便也不和她們討論這些事情了,笑著問道:“對了,幾位姐姐還沒告訴我,到這里來有何貴干呢?是找福伯嗎?”

    幾個丫鬟雖然不太理解他的話,但是心里還是挺敬佩他的,畢竟,能和王管家他們對著干的,整個蕭家大院里也找不出幾個來。

    “三哥,我們不是來找福伯的,我們想在這院子里采幾朵花,你不要告訴福伯,好嗎?”另一個丫頭大膽一些,對林晚榮有些盲目的崇拜,不知不覺的叫上了三哥,神情卻是一陣扭捏。

    “是不是先采花,再采帥哥?”林晚榮口花花的笑著道。

    丫頭們啊的一聲驚叫,個個小臉通紅,知道那些話都被他聽去了,心里自然羞澀異常。不過她們人多勢眾,彼此之間都不怕笑話,嘻笑了一陣,一個丫鬟大膽的道:“三哥,你壞死了,我不理你了。姐妹們,采花了——”

    丫鬟們嘻嘻笑著,不理林晚榮,各自采起花來。

    “三哥,你看看這朵牡丹花我戴上好不好看——”

    “三哥,你看這束秋菊是不是很配我的衣裳——”

    “三哥,我的身材是不是很像這棵芍藥成熟美麗——”

    鶯聲燕語在林晚榮耳邊環繞,這些丫鬟們湊在一起,膽子似乎都大了許多,個個親熱的叫著三哥,一刻鐘前卻都還不認識他。

    沒想到這些丫鬟們這么的熱情親切,林晚榮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雖然長相不是絕麗,但都是些充滿了青春活力的女孩,就像是幾只花蝴蝶,在林晚榮面前不斷的飛舞。鶯鶯燕燕,儂聲軟語,讓身處花叢中的林晚榮有點找不著北的感覺。

    然而,很快苦頭就來了,丫鬟們對林晚榮都很感興趣,不斷的拉住他問長問短,你仙鄉何處,家中還有何人,今年貴庚,可曾婚配,第一個喜歡的是誰家的小姐,個個都是刁鉆潑辣,讓林晚榮有些窮于應付。

    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被幾千只鴨子圍著的林晚榮有苦難言,這哪里是享受,分明是活受罪罵,早知如此,打死我也不出來了。

    “三哥,你以前真的沒有喜歡過哪家的小姐嗎?”一個調皮的大眼睛丫頭正湊在林晚榮身邊,打探著他的隱私。

    “沒有,沒有,我從來不喜歡‘小姐’!绷滞順s義正嚴詞的道。在他的家鄉,“小姐”這兩個字的含義,人人都清楚,林晚榮自然是不會喜歡“小姐”的。

    不喜歡小姐,那不就是喜歡丫鬟嗎?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幾個丫鬟姐姐都誤會了他的意思,臉上迅速的染上幾分羞澀。這個林三,長得不錯,為人也風趣,如果不是身份低微,也稱得上是個風流人物。丫鬟們桃腮粉紅,俱都不敢去看他。

    林晚榮尚不知道自己的一番話已經引起了波瀾,見這些丫鬟都安靜的低下了頭,正要說話,卻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一陣清脆的叫聲。

    “這是什么聲音?”林晚榮耳力極好,聽得清清楚楚,那聲音并不陌生,象是犬吠。這蕭家大宅里,都是些女人家,哪里會有人養狗?林晚榮心里疑惑,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什么什么聲音?”剛才打探林晚榮隱私的大眼睛丫鬟急忙問道,臉上還泛著兩道桃花。

    那聲音越來越近,林晚榮已經完全可以肯定,這就是狗叫聲,而且似乎是在朝這個方向而來。蕭宅豪門大戶,養幾條狗看家護院,倒也不讓人奇怪,林晚榮這樣解釋著心中的疑惑。

    隨著那犬吠聲的漸漸臨近,幾個丫鬟也聽到了,她們的神色齊齊一變:“不好——”這幾個丫鬟像是見到了魔鬼般驚叫起來:“三哥,快走,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林晚榮愣了一下,這狗叫有這么可怕嗎,怎么這些丫頭嚇的連臉上的顏色都變了?他不以為意的笑道:“沒事,沒事,我不怕的!

    幾個丫鬟花容失色,擔心的看了林晚榮一眼,連采摘的花朵也不要了,順手丟在地上,然后飛一般的逃走了。

    丫鬟們一走,這個世界清凈了許多,林晚榮的耳根也終于閑了下來。他長長的噓了口氣,無奈的搖頭,長得帥,還真的是一個大麻煩,他美滋滋的想道。

    那狗叫聲越來越大,越來越近,像是直奔花園這邊而來。咦,這可是福伯的地盤,誰敢到這花園中縱狗,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這是哪家的畜生,還不快點滾開!绷滞順s站起身來,大大咧咧的罵道。

    只是一轉過身來,他便愣住了,這哪里是條狗,簡直就像是一條狼啊。一只足有半人高的大狼狗眨著泛綠的眼睛,正幽幽望著他,狗眼里的兇光,是個人都能看的到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81

主題

1萬

帖子

5萬

金幣

大家網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積分
33598
47
 樓主| 發表于 2010-3-29 15:15 | 只看該作者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拳打腳踢(1)
    不會吧,金陵城難道沒有頒布禁養大型犬的條例?這金陵府尹太他媽失職了。

    林晚榮額頭冷汗滴滴答答往下冒,這可不是開玩笑,這狗東西狗嘴一張,沒準他的半個腦袋都沒了,再說,這里有沒有狂犬疫苗什么的也不好說,要是被這畜生咬上一口,真的會死人的?茨切┨幼叩难诀邆兊谋砬,分明是早就知道這條惡狗的存在,竟然一下子全都跑光了,還口口聲聲叫著三哥,這些娘們真沒義氣。

    那惡狗正坐在園子的入口處,長長的猩紅的狗舌頭不斷的往外噴氣,狗眼中泛出綠光,正盯在林晚榮身上,正堵住了林晚榮的退路。

    林晚榮老家在農村,小時候在家里是養過狗的,見這狼狗體形龐大牙尖嘴利,知道這狗肯定是別人專門飼養用來撲咬廝打的。根據經驗,人狗對峙的時候,只要人不動,一般狗是不會動的。

    林晚榮渾身都被汗濕透了,他緊張的站在那里,眼睛緊緊盯在那惡狗身上,一動也不敢動。這惡狗也不知道是誰養的,要讓老子知道了,一定干他祖宗十八代。林晚榮氣急之下,心里惡毒的詛咒著。

    那惡狗也沒有開動的意思,犬座于前,似乎是與林晚榮耗上了。林晚榮知道這是關鍵時候,弄不好,小命都沒了,他心神高度緊張之下,額頭的冷汗滴嗒滴嗒往下掉,他不敢擦拭額頭的汗珠,眼睛緊盯在惡狗身上,只要那惡狗一動,他就拼命的跑。他媽的,人與狗賽跑,這不是要我的命嗎?

    林晚榮正緊張中,一個清脆的、似乎有點耳熟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威武將軍,給我上——”

    威武將軍?這名似乎聽過,林晚榮還在疑惑間,卻見那條犬坐于前的惡狗突然開動,猛的朝自己撲來。

    “救命啊——”林晚榮拼命的叫了起來,總算他反應迅捷,拔起腳丫子,起身就跑。

    “威武將軍,追上他,狠狠的咬他!蹦莻清脆的女子聲音又從外面傳來。

    林晚榮這才明白,原來是這條惡狗叫威武將軍,想想那惡犬的個頭,這名字可真他娘的形象。

    不過他現在已經沒有心思去想這些了,身后有條惡狗追著呢,不跑的是傻子。

    林晚榮邊跑邊瘋狂的呼救,可是今天這園子里特別安靜,就連福伯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只剩下一人一狗的粗粗的呼吸聲。

    一人一狗在這院子里瘋狂的追逐了起來,與狗賽跑,那肯定是不行的,好在林晚榮頭腦靈活,奔跑中急停急跑,不斷的變換著方向,好幾次那狗爪子都已經觸到他肩頭,卻被他硬生生的躲了過去。

    林晚榮氣喘吁吁的沿著院子跑圈,躲避著惡狗的利抓,院外卻傳來一陣清脆的笑聲,想來就是那教唆惡狗的女子。

    林晚榮此時疲于奔命,哪里還能顧得上去看那個女子的模樣,他心里此時已將外面那女子的母親與姐妹問候個遍,卻被那惡狗追的更加逼近了。

    林晚榮被魏大叔進行了一次失敗的灌頂之后,體力和爆發力都增加了不少,這才能在最初的時候躲過惡狗。

    可是越到后來,他體力越是不繼,狗與人的距離越拉越近。此時他已跑到墻邊,卻已是強弩之末,那惡狗體力未減,趁他來不及移動之機,身體騰空,刷的一聲,朝他肩頭,直撲了過來。

    林晚榮避無可避,他一咬牙,干脆不躲了,等那狗撲來,他狠狠一腳踢出去,正中那狗肚皮正中,砰的一聲,那狗身體已經狠狠的撞在了墻上。他心里很清楚,這一腳是他全身力氣所聚,如果不能湊效,那他今天不死也只剩下半條命了,所以這一腳連吃奶的力氣都使上了。

    那狗身體撞在墻上,林晚榮沖上去,一腳蹬住惡狗肚子,拼命擠壓,將惡狗釘在墻上不能動,然后抬起拳頭就往狗頭上砸去。

    “操你媽,惡狗,老子砸死你!

    “操你媽,惡狗,老子砸死你!

    林晚榮對這惡狗的恨不是一點半點,是滿腔的憤怒,他集中了全身所有力量砸向狗頭,邊打邊罵。

    人在最困難的時候爆發的潛力是極其可怕的,林晚榮雙眼通紅,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對著那狗頭就是一陣陣的猛揍,連自己的手指砸破了,都未曾感覺到。

    這狼狗第一下砸在墻上便已受傷極重,林晚榮這幾下更狠,不一會便將那狗頭砸爆。

    林晚榮手頭已經打爆,見那惡狗頭被砸扁,狗嘴里鮮血不斷流出,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他才放下腳來,那惡狗如同一灘稀泥般,軟軟的掉落在了墻角下。

    林晚榮心情放松之下,一直支撐著他的最后一股信念也轟然倒塌,整個人虛脫了般癱倒在地上,腦中一陣缺氧,他拼命的大口大口吸著氣,心中的恐懼還未褪盡。

    以一人之力,打死這狼犬,相對于普通人來說,那已經是個很了不起的成績了。林晚榮卻沒有多大喜悅,媽的,被這狼狗一嚇,不死也只剩下半條命了。

    “威武將軍——”一個女子的驚呼傳了過來,接著便聽見一陣腳步聲,急速的奔了過來。

    林晚榮極想看看這教唆惡狗的女人是誰,可惜他此時渾身乏力,別說抬頭,就連抬眼的力氣都已經沒有了。

    那女子一看威武將軍已經斃命,悲呼一聲,心里對林晚榮的憤恨就別提了,她走到林晚榮身邊,在他身上狠狠踹了幾腳道:“狗奴才,你賠我威武將軍的命來!

    林晚榮體乏之極,連眼睛都要睜不開,雖然聽著這女子的聲音有些耳熟,但他渾身沒有力氣,對她踢的幾腳也沒什么反應。

    那女子腳蹬小蠻靴,對著林晚榮的屁股狠狠的踢著,好在林晚榮癱倒的那會便已雙手抱頭,護住了關鍵部位,此時被她在屁股上踢了幾下,倒也沒什么要緊。

    只是還有一處男人重要部位沒有護到,要是被這小妞踢上幾腳,他恐怕就要斷子絕孫了,林晚榮心里暗暗叫苦,渾身卻沒有半分力氣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81

主題

1萬

帖子

5萬

金幣

大家網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積分
33598
48
 樓主| 發表于 2010-3-29 15:16 | 只看該作者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拳打腳踢(2)
    ***************************************************

    票,推薦票,俺需要兄弟們的推薦票支持。

    ****************************************************

    好在那女子看起來十分單純,她只知道踢林晚榮皮糙肉厚的屁股,似乎沒有意識到某些關鍵部位對于男人的重要性。

    林晚榮心懷大放,頓時覺得那女子踢自己屁股的力道似乎也小了許多,到后來就似撓癢癢般微不足道。享受著這輕輕的“按摩”,林晚榮疲累之下,心力早已憔悴不堪,竟就此沉沉睡去。

    那女子年紀尚幼,力道不足,踢了林晚榮幾腳,兀自有些乏累了,她輕輕抹了下額頭的香汗,再看林晚榮,卻發現這小子嘴角帶著甜甜的笑容,竟然已經進了夢鄉,口水搭拉了一地。

    女子見他睡的安穩,心力更是怒極,她咬牙切齒使勁的拽住林晚榮的耳朵道:“林三,你給我醒醒!

    林晚榮迷迷糊糊睜開眼,還沒見那女子的面容,那女子卻吃不住林晚榮的重量,小手一松,林晚榮便又歪倒在地上,繼續與周公相會去了。

    那女子看了他一眼,狠狠道:“狗奴才,你等著,我一定叫你好看!彼唤鈿獾挠衷诹滞順s身上踢了幾腳,這才轉身,恨恨而去,連那死去的威武將軍也不顧了。

    林晚榮這一覺睡的格外甜美,夢中竟然夢到了巧巧那小妮子,小妮子溫聲細語對他傾訴著相思之情,似羞似嗔的少女風情,讓他愛不釋手,差點就不愿意醒過來了。

    他坐起來,打了個呵欠,伸了個懶腰,渾身一陣酸痛,想想這都是那惡狗造成的,他心中又不由得一陣惱怒。想想自己竟然拳打腳踢,弄死了那只惡狗,心里爽快之余,卻也沒想到自己竟然能爆發出這么大的力量,看來確實不能把人給逼急了,狗急跳墻,兔子急了還咬人呢。

    想起惡狗,便又想起那縱狗的惡女來,聽她聲音似乎有點熟悉,卻又想不起在哪里見過她。想想他來這里之后,認識的女人一個巴掌都數的過來。

    先是那男扮女裝的肖青璇,她對自己有著刻骨的仇恨,即使自己把那惡狗打死了,可是自己那會兒也倒下了,以她的能耐,要消滅自己,真是太簡單了。由此可見,這惡女,絕對不是肖青璇。

    其次就是巧巧了,那丫頭乖巧伶俐,對自己又有好感,就更不可能是她了。

    難道是蕭夫人?林晚榮心里猛跳了一下,他認識的第三個女人就是蕭夫人了,難道是她縱狗行兇?他想著想著,自己都覺得好笑,這蕭夫人雍容華貴氣質非凡,怎么可能做出這樣的事來?何況自己與她無冤無仇,她也沒這個必要。

    想來想去,都沒有想起自己與誰有仇,這蕭宅之中,認識的女子除了蕭夫人,就是那幾個丫鬟了。

    林晚榮迷迷糊糊,想的頭都大了,后來干脆不去想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難道我還怕了她不成。

    他渾渾噩噩,也不知道在地上躺了多久,身上的力氣才慢慢的恢復了,掙扎著爬了起來;▓@中凌亂不堪,顯然是這一番人狗惡斗的結果,林晚榮渾身乏力,再加上心里不痛快,也懶得去收拾了。

    他走到那斃命的惡狗身邊,狗東西,想欺負你爺爺,沒門。什么狗屁威武將軍,老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林晚榮得意的一笑,將那威武將軍拖進門去,找了兩根樹枝撐起一個支架,將惡狗牢牢的綁在了支架上。

    福伯為他準備的屋子雖然簡陋,但必要的生活用品可不少。林晚榮進屋去搜尋了一番,不一會兒便找到一把小刀。

    他嘿嘿冷笑,走到那架起的樹枝前,將那惡狗的皮剝離下來,將狗肉剁成塊,好好的清洗了一番。

    他住的這屋,灶臺柴火都有,就連調料也準備齊全,林晚榮十分驚喜,將狗肉放進鍋里猛燉起來。

    他今天力斗惡狗,雖然在地上昏昏沉沉睡了一覺,此時卻仍然有些困乏,忙完這一切,他便在屋里又睡了一會兒。

    朦朦朧朧中聽見外面有人大聲叫道:“好香,好香,這可是上好的狗肉啊!闭歉2穆曇。

    林晚榮起身笑著道:“福伯,你這是上班還是下班啊!贝藭r已經日薄西山,福伯這個時候才露面,自然是偷懶了。

    福伯嘿嘿笑道:“今天可是你當班,有你在這,還能出什么問題。嘿嘿,林三,你還真會享受啊,這狗肉是不是你偷殺了誰家的狗?好東西,晚上我有口福了!

    打狗殺狗的時候沒見你幫忙,這吃肉的時候你倒挺積極,林晚榮打心眼里鄙視福伯,不過福伯可沒那覺悟,雙手一拍道:“好肉怎么能沒有好酒呢,嘿嘿,林三,你今天有口福了,我去夫人的酒窖里弄一壇來,嘿嘿,你可不能告訴夫人啊!

    林晚榮知道今天這狗肉,福伯是賴定了,今天受了驚嚇,喝點酒壓壓驚也好,便點了點頭。

    福伯顯然是天生的貪吃一族,有了香噴噴的狗肉鞭策,他去的也快,來得也快,不一會兒便鬼鬼祟祟的抱來一瓶尚未開封的紹興女兒紅。

    對比過林晚榮喝過的烈性酒來,女兒紅口味雖淡,卻因為珍藏時間長,有一股淡淡的幽香,林晚榮喝著倒也覺得上口。

    兩個人吃著喝著,林晚榮突然笑瞇瞇的問道:“福伯,你知道咱這蕭家大院里,誰最喜歡弄狗?”

    “弄狗啊,那當然是二——”福伯正在啃著狗鞭,聞聽這話突然臉色大變,似乎想起了什么道:“剛才看外面的狗毛,好像有些眼熟,這狗莫非是咱們宅子里的?”

    “是不是咱們宅子里的,我不知道,不過這狗好像有個挺威武的狗名,叫做什么威武將軍!绷滞順s不緊不慢的說道。

    “什么?威武將軍?”福伯一下子跳了起來,臉色變得煞白:“林三,你慢慢享用吧,我還有急事要先走了。對了,你千萬別告訴別人我吃過這狗肉啊,拜托,拜托!

    他說完飛一般的跑了,與那幾個逃走的丫鬟一個樣子,似乎在林晚榮身邊多待一分鐘,都會沾染上晦氣。

    切,走了更好,林晚榮將美酒香肉全部消滅干凈,心頭醉意上涌,倒在床上迷迷糊糊漸睡,心里忽然想起昨天打架時候,在野外見的那種植物,那種味道似乎很熟悉,但是一時想不起來是什么東西。

    他想了一會兒,也沒見什么頭緒,便一覺睡了過去,這一夜極是安穩。

    http://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81

主題

1萬

帖子

5萬

金幣

大家網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積分
33598
49
 樓主| 發表于 2010-3-29 15:16 | 只看該作者
正文 第四十八章 迷惑
    翌日一早,林晚榮剛一起床,便見福伯偷偷摸摸的鉆了進來,緊張的四處張望了一眼道:“林三,你,有沒有事吧?”

    林晚榮搖搖頭道:“沒有啊,都挺好的,一夜睡的都很安好,哦,對了,那狗肉可真香啊!

    福伯艱難的咽了口口水道:“林三,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切不可大意啊。那可是威武將軍啊,這事可不是那么簡單!

    “福伯,什么意思?”林晚榮道。

    “哦,沒什么,沒什么,我就是有些遺憾昨天走的太早了,沒有來得及品嘗那些美味,實在太遺憾了!睕]有來得及品嘗那些美味,福伯的意思自然就是要與這事撇清關系了。

    “對了,林三,從今天起,我就教你一些養花種花的技巧吧!备2娏滞順s還要追問,想起那人的手段,臉色一變,急忙轉移話題道。

    林晚榮看福伯臉色不對,又接連追問了幾遍惡狗與惡女的問題,福伯總是罔顧左右而言他,似乎對這女子極為忌憚,這讓林晚榮心里更迷惑了。

    見福伯不愿意談起那人,林晚榮一時也想不出好辦法,只得跟在福伯身后,聽他講起園中的花花草草來。福伯浸淫花草植物三十來年,經驗極為豐富,幾句話下來,即便是林晚榮這樣對養花種草一竅不通的外行,也覺得增長了不少見識。

    “福伯,我看你對花草很是熟悉,不說這蕭家,恐怕就在金陵城中,也沒有幾個人能夠比得上你了!绷滞順s佩服的說道,這倒不是他拍馬屁,是實實在在的夸獎。

    “天底下奇人異士多不勝數,我只是因為種植的時間長了點,所謂熟能生巧而已,談不上什么精通!备2t虛的道:“不過在這金陵城中,精通花草的也就那么幾個,我也都曾去拜訪過,一起交流了一下!备2樕祥W現著自豪的色彩,顯然對自己的手藝也很有幾分自信。

    “那福伯你有沒有見過這樣一種樹木呢?”林晚榮想起帶領董青山他們打架那天在城外遇到的那種似乎有些熟悉的植物,便大概的形容了一下它的樣子。福伯是這方面的權威,他應該比較清楚。

    福伯聽完他的描述,沉默了好久才道:“林三,你說的這種樹木,我也未曾見過,不如哪天有空,你帶我去看看吧!

    林晚榮苦著臉道:“福伯,您在這蕭家地位超然,可以隨便進出,我可只是一個低等家丁,哪能像您這般自由,想到哪里去哪里呢!

    “這倒是!备2c點頭道:“我能有今天的這種地位,要感謝老太爺和少夫人他們的信任了。林三,你只要好好干,肯定也會有到達我這個程度的一天。對了,你說說你看到的那樹木在城南哪個位置,你不方便去看,等我明日自己去查看一番吧!

    林晚榮說這話的意思本來是想通過福伯讓自己多獲得一些自由,畢竟他剛進蕭家是個新丁,要想進出府門,沒有總管的批準,那是很難的。而以他和王管家的關系來看,王管家不給他小鞋穿已經是便宜他了,怎么可能放他這般輕松進出府門呢。

    “福伯,我這個人天生是個勞碌命,總喜歡四處游歷,如果讓我整天待在府里,我也很難習慣的!绷滞順s大膽的說道。他是看準了自己對了福伯的胃口,才敢這樣冒昧,如果換了別的家丁,別說提出這等過分的想法,就連想上一想,也是不敢的。

    福伯深深看了林晚榮一眼道:“林三,你是不是不想到我蕭府來做這個家?”

    “是,哦,不是,”林晚榮急忙改口道:“我既然來到了蕭家,不管是不是自愿,都要做好自己份類的事情,這是職業操守!绷滞順s這話說得模棱兩可,別人聽在耳里,卻還是不知道他是自愿的還是被迫的。

    “職業操守?這個詞我從來沒聽說過,是什么意思?”福伯奇怪的道。

    “哦,就是我拿了蕭家的薪俸,就要為蕭家盡心盡力的辦事,這個就叫做職業操守!绷滞順s趕緊解釋道。

    福伯嘆了口氣道:“林三,你不說我也能看得出來,你這個人靈活機智,如果不來蕭家當家丁,也必定會大有作為。也許你來蕭家有著迫不得已的苦衷,但是正如你所說,既然拿了夫人小姐給你的薪俸,就要好好的為蕭家辦事。我在蕭家待了一輩子,這里就是我終老的地方,我希望你能真心實意的幫助蕭家!

    福伯的話語重心長而又真摯懇切,林晚榮也有些不好意思,只得訕訕笑道:“福伯你說的哪里話,我現在是蕭家的家丁,當然會為蕭家盡心盡力的辦事情了。至于說什么幫助蕭家,您也太抬舉我了,我一個小小家丁,能夠幫得上什么忙呢!

    福伯意味深長的說道:“林三,我們蕭家看起來似乎風光,但是這都是表面情形,實際上,蕭家現在的境地十分窘迫——唉,這些你自己慢慢體會吧。老實說,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覺得你是能夠幫得上蕭家,雖然沒有讀過什么書卻能出口成章,頭腦靈活而又富有急智,確實是個難得的人才!

    聽到福伯那句“沒有讀過什么書卻能出口成章”,林晚榮笑也不是,哭也不行,好歹是一個名牌大學的高材生,你怎么就說我沒讀過什么書呢。不過后面兩句他倒是坦然接受了,這本來就是他的優點,倒也不用扭捏。

    “只希望夫人和大小姐能夠早日發現你的才干,讓你發揮所長,好好的幫助蕭家走出困境,這也算是我終老之前最大的心愿吧!

    福伯說著說著,神情便有些黯然了,他在蕭家做了一輩子下人,對蕭家的感情十分深厚,蕭家就是他的家,無論如何,他都不愿意看著蕭家沒落。只可惜,他雖然在蕭家有一定的地位,但終究是個下人,蕭家的大事還輪不到他插嘴,就他的能力,只能讓林晚榮屈尊在他手下,要向蕭家的主人們引薦林晚榮,還得看林晚榮自己的努力了。

    見這老頭有些傷懷,林晚榮明白他的心思,心中也有些感動于他的忠誠,伺候了一輩子蕭家人,到老來還如此為蕭家著想,福伯也算是情至意盡了,林晚榮對這老頭的輕視少了幾分,尊敬多出了一截。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81

主題

1萬

帖子

5萬

金幣

大家網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積分
33598
50
 樓主| 發表于 2010-3-29 15:16 | 只看該作者
正文 第四十九章 不遭人嫉是庸才
    “哎,福伯,我只是想要自由一點,哪里引來您老人家這么多感嘆!绷滞順s笑著說,轉移了福伯的注意力:“您放心好了,只要蕭家有什么用得著我的地方,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去幫的,這就算是報答您老的知遇之恩吧!

    看他嬉皮笑臉的樣子,哪有一分報答知遇之恩的意思,福伯笑著說道:“你小子滑的像泥鰍似的,也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林晚榮正色道:“福伯,您放心吧,我這個人別的都不好說,但知恩圖報這一點,自問還是可以做的到的!

    福伯點頭道:“嗯,林三,這可是你說的,希望我們沒有看錯你!

    林晚榮哈哈笑道:“好了,好了,咱們不說這個了,福伯,你還是先教教我怎么辨花識草吧,長了這么大,我還只會采花呢!

    福伯搖頭苦笑,這小子似乎就沒個正經,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幫得上蕭家,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接下來的幾天,福伯便開始教林晚榮如何修剪花枝,如何培土,如何熟悉花草習性。林晚榮雖然只對采花有興趣,對種花養草也不怎么上心,但他記性倒也不賴,幾天下來,將這園子里的花花草草都認得熟了,各種花草的脾氣秉性也能說上幾分,福伯對他的進度甚是滿意。

    這幾天林晚榮耐住了性子,待在這園子里跟福伯學習,每日三餐按部就班,閑暇時分就在大院里瞎轉悠。他是園丁部的家丁,整個園丁部就兩個家丁,福伯是第一,他他就是第二了,也沒有人管他,他過得倒也十分愜意。

    在院子中倒也碰到過幾次書呆子蕭峰,蕭峰對他十分熱情,將每日跟隨師爺時挨的訓斥講給他聽,林晚榮就給他出些如何偷懶的主意。一時之間,日子過得十分逍遙。

    那天聞聽犬吠嚇的立即逃走的丫鬟們,過后便都回來找林晚榮了,和他說些話,林晚榮當然不會真的計較他們“臨陣脫逃”的事情了,只是每每問起那女子時,丫鬟們便談狗色變扯開了話題。如此一來二去,院子里的丫鬟們和林晚榮漸漸的熟了起來,走動也越發的頻繁。

    林晚榮風趣幽默,見多識廣,一句簡簡單單的話,到了他嘴里便都變得有趣起來,丫鬟們都喜歡聽他說話。他知道許多有趣的事情,還會講很多不知名的方言,知道花兒為什么是紅的,天為什么是藍的,還經常吟幾首驚天地泣鬼神的絕世好詩,更會唱許多瑯瑯上口的小曲,那曲調極為優美,只是那歌詞的內容總是讓人臉紅。

    與這些丫鬟們廝混久了,林晚榮難免會有春心蕩漾的時候,有時候偶爾會擦槍走火似的講上幾個帶顏色的小笑話。每當聽到這里,這些丫鬟們肯定是小臉通紅著作鳥獸散,可是過不了一頓飯的功夫,便又聚集在他身邊,聽他講些外面的趣事。

    總之,只要他不講葷段子,一切都好說,但偶爾來些隱蔽點的段子,也有幾個膽大的丫鬟敢紅著臉坐下來聽他講完了。

    如此一來,林晚榮的名聲便漸漸的傳了開來,全蕭家大院的丫鬟便都知道園丁部新來了一個神奇的下等家。河⒖t灑,充滿陽光氣息;博學多才,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風趣幽默,盡知世事百科。

    更難得的是,聽說這個叫林三的新丁,報道的時候是正大光明的走正門進來的,非那些下人可比。

    于是傳來傳去,林晚榮便隱隱成了蕭家家丁里面風頭最勁的人物,甚至被好事者評為蕭家家丁的第一風流才子。當然,這些好事者皆為女性。

    至于那些家丁們則不這樣看,姓林的小子有什么好神氣的,即使你屁股翹到天上去,也和老子一樣,還是這蕭家里一個下等的家丁。

    林晚榮成了這宅子里最受丫鬟們歡迎的人物,也成了最受家丁們嫉恨的人物,他卻沒什么察覺,在他看來,我一不爭權,二不奪利,只求一個瀟灑快活,應該沒有惹著你們吧。

    林晚榮人長得不賴,學識又豐富,而且是走正門進來的,更非別的家丁可比,一時間便坐飛機吹喇叭——名聲在外了。

    那些稍有姿色的丫鬟們便開始找點借口接近他,各種主意借口層出不窮。

    “三哥,這是我昨天徹夜為你熬的雞湯,你快趁熱喝了吧——”

    “三哥,我剛剛為你煮的冰糖銀耳羹,你快嘗嘗——”

    “三哥,這是上好的官燕,我特意從夫人萬里克扣下來的,你快試試——”

    一時間,鶯鶯燕燕,吳儂軟語,環肥燕瘦,軟玉溫香,直叫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其他的家丁們都伸長了脖子瞪大了眼,這種艷福,怎么就讓這個新來的下等家丁碰到了呢。

    看著同僚們嫉妒欲狂的眼神,丫鬟姐姐們也開始替他擔心了,林晚榮氣惱的道:“我已經夠低調的了,這樣他們也妒忌?唉,真應了那句老話了,不遭人嫉是庸才啊!

    這句話被好事之徒傳了出去,其結果就是整個蕭家家丁界發起了一股憤怒討林的行動,而丫鬟界則自發行動,組建了護林軍團。兩派經常爆發論戰,吵的不可開交。

    林晚榮可沒心思往這里面湊,看著丫鬟和家丁們為了自己爭吵的面紅耳赤,他卻像個沒事人似的,該吃的吃,該誰的睡,該玩的玩。

    丫鬟們見他如此灑脫,心里的敬佩更甚,往花園里跑的更勤快了。

    林晚榮卻有些難受了,那些有心的丫鬟見他好說話,幾個潑辣點的動作已經大了起來。

    “三哥,這個是什么花?”一個豐滿的丫鬟扶著一朵嬌艷的牡丹花,輕輕放在自己胸前摩擦幾下,臉上泛出粉紅的桃花光輝,嬌聲問道。

    “三哥,這朵玫瑰很好看哦,你能不能幫我戴上?”另一個俏麗的丫鬟將剛剛采摘的一朵玫瑰遞到他手上,臉上紅暈陣陣,身體緊緊靠著他,等待著他做一個簪花郎。

    “三哥,這朵秋菊快要綻放了,我想把它移植到我的房中,你幫我拿過去好么?”

    林晚榮一陣愕然。

    幾個有所圖謀的丫鬟裝作請教花草問題,有意無意的往他身上湊,淡淡的水粉胭脂味道,讓他“沉寂”的心也有些意動起來。

    http://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誠聘英才|移動端|Archiver|版權聲明|大家論壇 ( 京ICP備06071611號,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8363號 )

GMT+8, 2020-4-8 19:30 , Processed in 0.085837 second(s), 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北京PK10五星一胆计划 全天投注开奖计划 官方幸运飞艇 极速赛车人工计划两期 NBA直播